情系神禾

当前位置:首页 > 情系神禾

再读马玉琛

时间:2016-12-16 12:26:27点击:191作者:校友办 来源: 校友办
    国资处  毛永波
        不认识马玉琛之前,知道马玉琛,那是因为校园网上的一条新闻,说是我校教授马玉琛一本叫做《风来水来》的小说获得了吉元文学奖,便自猜度这作家的形象,意象中是个矮矮胖胖的老太太,至今也不明白这意象从何而来。认识马玉琛的形象,是在学校举办的一次蓝球赛上,四十多岁的汉子,在球场上左右捭阖,甚为潇洒,尤其那三步上蓝,腾挪跳跃,既有力道,又有灵动。认识马玉琛之后,他送我一本《风来水来》,扉页题了字,“永波同志指正"。我感叹这作家的字写的好,隽秀舒展,遒劲有力。书匆匆地读了,知这是一位善思考有内涵的作家。我也是曾经有过文学梦的中年,与老马算有交集,一来二去的就熟络了,一起吃饭喝酒品茗,偶尔也有短信唱和,便知了马兄不唯善写小说,还擅书法,酷爱鸽道,他曾有一书房名,就叫鸽斋。善象棋围棋,善蓝球羽毛球,对文物古董,颇有研究,还有茶酒人生。最难能可贵的是,他弄啥像啥,样样精到。他的扛鼎之作《金石记》出版之后,他也送我一本,题了“永波兄弟指正",这一回我是诚惶诚恐,回家净了手焚了香用了三个晚上细细地读完,那时节大家好评一片,马兄名声大噪,此书当然后来获得了应该的奖励和荣耀,只可惜与矛奖失之交臂。前几日刚在校园网上看到学院组织出版了一套五本神禾丛书,其中有马兄的一本《零散集》,关了网页去某领导办公室公干,适逢马兄伏案签书,见我来,马兄匆匆忙忙签下“永波贤弟雅正"送我,我即下楼乘车外出,车上勿忙打开,却不能遂页阅读,知是毛边本,欲手指撕开,却恐伤了内页,岂不更加毛边,便用两指撑开粘连,于大开口处阅读。至夜回家,匆匆刨几口饭下肚,找一裁纸刀裁开连页,细细品味马兄。
        《零散集》是马兄三十年来的一些小文章的汇集,多为散文,外加评论、记叙甚至杂文。一些文章,曾在他的博客上见过,更多的是第一次看到。我也相信,一个作家,三十年来写下的小文章不止这些,可见收录的也是作家精心挑选过的。
        马兄弄文章的本事,善于从平凡的故事中提炼出来振聋发馈的警句。在一篇叫做《平衡》的小文章里,他讲了一个人被恶汉追击,跳下悬崖,走过绳索,左右用力,到达彼岸。顿悟,那恶汉就是时间,绳索便是道路,左右用力寻找平衡,人生本来如此啊!很多人,尤其人到中年,知道时光紧迫,在生活的道路上稍不注意就偏离了重心,常有深渊之虞,那就是没有及时调整重心的结果,而这调整,需要的是内心的感悟,价值观的引领,道德的约束甚至身体的提醒。
        马兄引古说今的本领也高強的很,他的视角独特之处在于借物说事,不同于大多人的借古事说今理。在他的另两篇文章里,都是使用了这种方法,一篇是《觚哉》,另一篇是《梅瓶》,这是中国古代的两类盛具,作家起首论的都是该器物的形制、演变、本质与美感,然话峰一转,就和当今的社会现象结合在一起了,由觚说到人才的选拨与使用,觚的本质是棱角,而今人看重的是纹饰,棱角于人才是创造性,纹饰是文凭和花环,所以选拨和衡量人才的标准出现了偏离,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梅瓶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结体,各部分的良好比例和结构形态造就了梅瓶的美感,然而社会收入分配的严重失衡导致了美之不美,梅瓶恐要锥瓶,作者为之担忧。关于美的认识尽管很唯心,但毕竟有大家共同认可的美与丑,美的东西必须结构最优色彩和谐,社会亦如是。
        马兄对物的认识将其赋于了灵性,有一篇长长散文《断章木》,这是一篇专门写木的文章,作家关于木,写了很多章节,从木之本写到木之用,从木之性写到木之说,每一章节都赋木于灵秀灵动和鲜活的生命,中间贯穿了很多历史故事和现实奏鸣,也许文学是宿命的,作者的故事们或豪胆壮气,或跌宕起伏,或曲折复杂,或市井平铺,但最后总免不了哀怨凄乐悲戚收场,这是肉眼凡夫的认识,当事人们总在追求精神上的愉悦高尚和尊严立场。当然,这都是木的散发延伸,或者借木说人,也有借人赋木的成份。木灵动起来之后,就成了行走的人,一木孤独,双木成林,三木为森林,就成了人的世界,各种物事就衍生开去了,故事就林林总总。木灵动起来之后,春华秋实,碳火熊熊,造屋架桥,车轮滚滚,舟辑之利,看吧,离开木这世界行将就木。木灵动起来之后,她庇护这个世界,为人所用,造福万民,然则用需适度,“斧斤以时入山林,林木不可胜用也"。这是今天环保的概念。
上一篇 下一篇

Email:xicxy@126.com
办公电话:029-81556333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韦常路南段2号行政楼B座402 邮编:710100

西安财经学院校友总会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60070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