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神禾

当前位置:首页 > 情系神禾

回忆我的大学时代

时间:2016-12-14 16:01:29点击:526作者:校友办 来源: 校友办
    (蔡军,安康地税稽查局,毕业于原陕西财政专科学校税务88级)
        接到老师的电话,很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总以为母校自九十年代末期改嫁后,就不会在乎我们这些犹如浮萍一样的学生,每次到西安,有心回校园看看,但总是被重重顾虑打住,学校被当年的四五个院校合并,优势重组,害得我们连回家的门都摸不清,提着猪头找不着庙门,这种支离破碎被分割的感情,似乎只有象我这样当年爱捣腾不安分的学生体会最深。
        如今学校今非昔比,在校学生一万五千多人,有六七个二级院校,当年和我们在一起吞云驾雾,吹牛神侃的青年教师如今都是荣光焕发的教授级人物,但再怎么看,都感觉这帮教授更象是一群经常争执的脸红脖子粗,一个战壕的革命同志。原来教授的光环都是我们想像的那样神圣和玄虚,还是朋友来得更干脆和直爽。当然还有当年对咱不赖,颇受学生们称道的另一位青年教师如今竟然成为了院系的龙头老大,当真是往事越千年,有机会我得回去拜谒一二。
        当年我们入校时,有相当一批青年教师刚从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因为年龄差距不大,更多的则是以哥们儿相称,球场上,兵戎相见,该放翻的照样毫不留情,在人仰马翻中结成了深厚的情谊,课堂上,神采飞扬,敢于壮着胆子和老师激烈辩论和争执。那时,学校的伙食极差,常常三五成群的涎着口水硬着头皮去老师家打牙祭,逮上什么吃什么。最可逗的是给老师搬家娶媳妇,要份子钱没有,只有一身使不完的浑力气,还要专门向师娘讨要喜糖和喜烟,当时的屁股象铆上镙钉一样,就是不走,猴急的老师挤眉弄眼,偏做看不见。
        那年月,流行特异功能和气功,生为凡人的老师自然不能免俗,俨然就是我们顶礼膜拜的大师级人物,赶上在球场摔打的鼻青脸肿腰酸背疼之时,老师就开始装神弄鬼的天灵灵和地灵灵了,发功为我们治疗,天知道起不起丁点作用,但当时却是极为受用的大拍马屁,让老师对他的子无虚有的功力越发信心百倍。碰上校干子弟为非作歹之时,老师高明的暗示以暴制暴的铁血理论,结果群情激愤的除奸队愣是把这帮胡作非为的子弟揍得进了医院,上面来调查时,老师却是竭力保护自己的学生不受行政处分。
        还记得,大一时,远离家门的老蔡,居然大病一场,那时的系辅导员是一位女老师,竟然给我煮了两个荷包蛋,小时,对这东西兴许是吃腻了,十几年都不太沾,可这一次,面对辅导员的盛情,以及病痛中的柔弱,我在氤氲的热气中用埋头猛吃遮掩着感动的泪花。后来,听说这位女老师家庭不太和谐,婚姻不幸福,早早离开了学校,而且从此后无迹可寻,原想着等混个出人头地的样子,再去看望老师,却没想到竟然成为了永远的遗憾了。
        那时的学校在教学和管理方面是比较松的,与这一批刚从大学毕业的青年教师的开放式教育有关,不喜欢的课可以不上,也可以不做作业,但是对本门学课你必须要有自己的见解,要写论文。这是我的特长,泡几天图书馆,再思考几天,我就能上交一篇洋洋洒洒的文章,所以大多数老师还是比较喜欢我的,再者我还刻印了一份小杂志,在当时是比较新潮的,得到了大多数老师的喝采,应该是属于在学校里比较吃香的学生,考试是基本不怵的,而且往往临考之前,这些铁哥们的青年教师都会透露一二的,小灶吃多了,自然白白净净,而且近朱者赤,老蔡的基本功力就是那个时候渐渐成形的。
        对于老师的评价,大家的看法基本一致,喜欢的老师一日为师,终生都是朋友,这份师生之情,绝不会因时间和地点的变化而改变,对于那些装腔作势又作威作福的老师,几十年过去了,大家还是那种看法,丝毫未变。我是吃过暗算的,平素不太喜欢记仇,对于当初给我下绊子,使黑手的系副主任,毕业后我还见过一次,本想转身而去,但还是出于尊师重教走进了他的办公室,要知道当时的老蔡被他整得吐血,兴许连毕业证书都拿不到,而更为可耻而卑劣的则是他的二面三刀和虚伪,老蔡这人做人厚道,就是最难过的时候,都没有将其磬竹难书的罪证提供给官方,结果换来的却是他的下死手,这种不愉快的事不提也罢。在大学校园里,遇到这样的老师是不幸亦是幸事,因为在你未踏上社会时已然感受到了人性的丑恶,这对以后走上社会是大有禆益的。
        对于在大学校园里究竟学到了多少知识?我认为不会太多,因为彼时的知识已经被日益发展的时代所淘汰,当初认为是崭新或者顶尖的理论现在早已落伍,知识的淘汰和更新速度之快恐怕是这个社会最显著的标识之一。在大学里,最重要的收获应该是你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形成,这点,我是感受最深的,我感谢大学校园里宽侑而轻松的气氛,更感谢八十年代末开放的学风和百家争鸣的学术讨论,对于众多芜杂而斑驳的学说我都感兴趣,虽然不是太懂,但是随着你知识的积累,你会抽丝剥茧去伪存真的沉淀精华。
        在大学里,我逐渐形成了自己对这个社会和世界的最本真看法,用质朴的一句话可以代表,人,活着真好。因为活着,你能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和发展,因为活着,你能感受到呼吸的可贵和自由,还因为活着,你能为他人和自己创造幸福和财富。(当然财富包括很多很多的内容)。所以我从来都是乐观而开朗的,而且是积极向上的,我认真的去干好每一件事,不想去辜负这短暂的一生。在大学里,我还学会了怎样去读书和思考,人生有书读,真是最大的幸福和收获,而辩证的思维和逆向的思考则让我洞明世事,轻松而愉快的活着。
        生为中等智商和情商的人,一辈子都会衣食无虑的活着,幸福而平安的享受生活,我愿意做一个这样的人,不必为世事的纷繁和复杂而忧愁,更不必为莫须有的富贵和官阶而烦恼,做一个清静而无为,有思想会思考的智者,时刻能站在巨人的肩上打量着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该是何等的惬意和满足。尽管当年我只能上这样一个二流学校,但我在学校的收获则未必比豪门名校要少许多,我以感恩的心情祝福我的母校蓬勃发展,繁荣昌盛。
        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敌人来了,迎接他的是猎枪。老师从西安长途跋涉来到这里,是为了调查和了解学校八九十年代毕业生的社会满意率和接受程度,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社会调查,也是为了学院能晋升全国重点大学作准备。幸运的是十多年了,这些青年教师一直和我保持着联系,再加上我在这个系里老三届毕业生的资历,颇有振臂一挥,应者云集的作用,老师的到来让我很自然的想起了我的菁菁校园和在这个校园曾经发生的一切,往事真是不堪回首,不知不觉中,居然毕业已经十七年了。
上一篇 下一篇

Email:xicxy@126.com
办公电话:029-81556333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韦常路南段2号行政楼B座402 邮编:710100

西安财经学院校友总会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6007047号